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李靖飞男人怎么做才能哄女友开心?有人居然用了这招......-传奇书殿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6日 | 作者:admin | 2人浏览

李靖飞男人怎么做才能哄女友开心?有人居然用了这招......-传奇书殿

李靖飞 第一章 重生十年
2013年,丰口市郊区一破旧废弃的工厂内。“苍鹰一号,是否就绪,回答!”“两名劫匪,一号位置窗口,头部完全暴漏,二号劫匪在门西侧。完毕。”“窗口位置能否有效命中?回答”“命中概率95,完毕。”两秒钟后……“孤狼一号准备强攻,苍鹰一号,击毙窗口。行动。”85一声闷响过后,窗口的劫匪眉心爆裂,红白相间的东西溅射出来。“目标终结。完毕”枪声传来,门侧的劫匪忽然跳了起来,将床上的人质抓到身前,在墙角位置歇斯底里的吼叫着,枪口抵住人质的头,不时的对着冲进来的孤狼指来指去。“报告,二好劫匪命中概率85,有可能伤及人质。”狙击手一枪击毙对手需要完美的击中对手的中枢神经,而中枢神经只有六厘米见方大小,狙击手要么击中眉心,要么击中太阳穴,否则,在劫匪中弹的同时,手指的痉挛会很大可能扣动扳机伤及到人质或者正在门口不断劝解的孤狼。“确保人质安全,无论如何不能向对手妥协。一定百分百确保人质安全!”苍鹰一号的手轻轻的一抖,但是很快的平复下来,很有深意的看了看正在门口的队友,闭目两秒后,下定决心的抿了抿嘴唇,再次镇定的瞄准正在嘶吼的劫匪。“出击!”85再次一声闷响,成功击中匪徒的侧脸颊,而劫匪的枪支在指向孤狼的同时,也是一声枪响。翻身闪避的孤狼胸膛中弹,顶着疼痛上前三步将瘫软的劫匪奋力甩出,摔在窗口的墙壁上后,拉扯人质推出门外,无力的瘫软在地。“二号目标终结,孤狼中弹!完毕!”冷静的报告后,苍鹰缓缓的闭上眼睛,虽然开枪前已经揣测到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在那种情形之下,保障人质的安全,就是赌博队友的命。但是,他是一个士兵,特战队员。他要忠于自己的祖国,要执行上级的每一个命令。意识一点一点的模糊,感受着胸膛内冰凉的手术刀,江山静静的躺着,没有一丝的眷恋。接近十个年头,近七年的军旅生涯,一次次的执行着危险的任务,与罪恶斗争的同时,一次次的与死亡擦肩的同时,江山那愧疚,不安,才得以片刻的安宁。才二十多岁,唯一的遗憾,还没有娶妻,没有为父母尽孝。但是,他不后悔……奋力的把眼睛睁开的江山再次的扫视一下这个世界,却看到操刀的医生摇头叹息,摘掉口罩的一幕,头脑中一片空明,周围越来越白……“江山,你没事吧?”一声惊呼,脑子一片空白的江山被这一声惊叫喊的一片茫然,诧异的睁开眼睛。我没死?不是在执行任务时中弹了么?自己还清晰的记忆着前一刻医生那摇头叹息的神色。这是在哪里?“喂,你怎么了?江山,你别吓人!”发呆中江山看到眼前的事先被一只张开的手遮挡住,不断的摇晃着。“唔……没事,你等下!”江山很快的冷静了下来,多年的特战大队训练使得江山很快的沉静下来,分析着自己的情况。扫视周围,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这不是自己高中时候的教室么?浅蓝色的桌布一排排的看起来那么的清新整洁,身后那墨绿色的黑板,周围那雪白的墙壁,还有身旁正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死党,邓杰。“杰子。现在是多少年多少号?”江山被眼前的一幕彻底的雷住了。“不是吧?你别吓我!”邓杰哭丧着脸伸手为江山揉着头,回身对着正握着笤帚傻看着自己的同学,苦着脸问道:“怎么办,真的撞蒙了!时间都记不起来了!”“没事,没事!他还能想起你的名字,应该没大事!或许是因为刚才的话题太亢奋吧!”其他的同学也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说着,轮番上前摸了摸江山的额头。“哎呀!先回答我!现在的时间!”“钟在那里!”邓杰回身指了指教室后面挂的电子钟。上面的时间清晰的显示着2003年四月十三日,16:40分。“算了,你歇歇,刚才那一下撞的可不轻,我感觉整个教室都晃了几晃!还是我去打水吧!”戴着眼镜的刘正业看江山盯着电子钟傻傻发呆,上前说道。十年前,就是今天。让自己悔恨十年,夜夜梦中回忆的场景,让自己良心愧疚了十年的今天,自己回来了!
第二章 浴室解救
江山很快的缕清了头绪,自己中弹牺牲后,醒来回到了十年前。或许是苍天要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弥补,一定是的!“我去,没事!”江山淡淡的一笑,心情好到了极点,抓起一侧歪倒的水桶,推门走出了教室。“这家伙,听说女生宿舍有人在洗澡,兴奋的撞到了门框,撞迷糊了,竟然还争抢着干活!”邓杰见自己好友回复常态,没什么大碍,心情顿时放松,开起了江山的玩笑。“是啊。人家好心提醒他,让他过去打水时别走错房间,谁知道他竟然亢奋到用头撞门的程度!”班级内一个胖胖的小眼睛女生笑咪、咪的说着,眼睛一眯,只剩下一道弯弯的月牙。拎着水桶走出教学楼,江山冷静的回忆着十年前的场景。和现在一样,那天也是教学楼停水,由于男生宿舍要绕两栋楼,放学后值日的江山去距离教学楼不远的女生宿舍打水。而装满水拎着准备回去的江山,就听到一女生的尖叫,“抓色狼啊!有人偷看女生洗澡!”浴室中间的过道小窗户前趴着一个男人,正兴致勃勃的趴着浴室顶层的透气孔观望着。听到呼救后的那男人惊慌中,自怀中掏出亮铮铮的匕首,四下没路,从窗户上跳下冲了过来。自楼下冲上来的学生将男人逃离的路线堵死。冲到门前的江山一愣,对方手中的匕首给江山的震慑很大。眼看着慌不择路的男人扭开了隔壁女浴室的门冲了进去,由于二楼浴室都是女生,不断有放学的学生进来擦身子,门没有上锁,而手持匕首的男人冲进去后在里面将门反锁住了。一旁慌乱的女生带着哭声回身问着江山:“你怎么不上去制止他啊!”江山哑然无语。刚刚赶到门前的江山如果果断的冲上去,完全可以在对方没有上锁的时候冲到偷窥男的身前,与之搏斗,不过江山畏缩了……接下来学校的老师,校长赶到时候,隔着门劝说,谈判没有结果时,警察来了。偷窥男一再的威胁着外面的众人,谁进去就杀掉里面的女生。僵持了近十分钟后,等到警察强行踹开浴室门冲进去制服那偷窥的男人时,浴室内正在洗澡的四名女同学都正被这个禽、兽糟、蹋完。事发后,四名女同学都退学了,而江山也因为当时的畏缩,没有上前制止而遭受到了同学们的唾弃,白眼。事后听同学议论,四名女生也都退学离开了这座城市,再没人见到……后悔不迭的江山日夜遭受良心的谴责,朋友们也都不再理会自己,懦夫,胆小鬼等等诸多称号落在了江山的头上。浑然度日的江山原本成绩就不好,混了两年毕业后只考进了一家自费三本大学。在大学内因为这次事件的影响,沉默寡言,整日无所事事,没心思读书的江山在得知大学生入伍的消息后,不顾家人反对,毅然的进入了部队,成为了一名士兵。在部队中因为各方面素质都很过关,江山在层层筛选后,顺利的进入了特战大队,成为了一名终日与罪恶斗争的特战队员。因为心理上的变化,在部队的这些年,每次执行任务时,江山与犯罪分子斗争时都是不予余力的冲在最前面。狠辣霸道的手段,平日里沉默寡言的江山被战友起了个生动的外号:安静的孤狼。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候,江山才露出尖利的狼牙,将对手摧残的体无完肤。虽然立功无数,却因为手段暴戾而受处分无数。现在,一切都重新的回来了。再一次新的选择无数个可以自由选择的路口摆在了江山的面前……唯一不同的是,只有一条路是江山走过的,而其他的路口,路的尽头通往何方,却无从得知。而江山现在的选择,就是不再让悲剧上演,圆了自己无数次梦中的遗憾!拎着水桶走进女生宿舍楼。一楼的水房就是女生的卫生间,江山自然没办法进去,上到二楼后,江山眼睛扫了扫窗口位置,并没有发现异常。疑惑中的江山敲了敲水房的木门,里面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声音立刻安静下来。“我是高二八班的,可以进来打点水么?”江山轻声问着。语言语气上江山刻意的回忆着前世时的情形。“唔……教学楼一定又停水了!”水房内一女生嘀咕着。“进来吧。”得到应允的江山推门走了进去,几个女生正在水龙头下搓洗着毛巾,头上还湿漉漉的,想必是刚刚从隔壁的浴室擦过身子过来的。一身清新靓丽的蓝色学生校服,甚为清新。低着头没人理会江山,而江山将水桶装满水,有些吃力的拎了起来。这具十年前的身体与自己入伍后相比,简直差距太大了,柔弱的可怜……江山心里暗暗的想着。一切的一切都与十年前的景象完全一样,“啊!”一声尖叫在江山身后响起。“抓色狼啊!有人偷看女生洗澡!”一声尖叫后,江山果断的转身冲了出去,冲出水房后一偏头,江山再次看到了那个罪恶的身影,唯一的不同,江山的脸上不再是惊慌,而是一丝狠厉,一丝决然。江山丝毫没有停下,自走廊的瓷砖上借助助跑的惯性麻利的滑行转身,飞一样的就要冲上去。然而由于水房外瓷砖上都是水渍,穿着运动鞋的江山猛的滑倒。眼看着那男人已经扭开了浴室的门,江山侧身就势摔倒后一个翻滚,四肢着地的两个蹿跃,在那男人没有来得及关门时蹿到了门前。弓着身子的江山跃起一脚猛踹在门板上。“咚”的一声,门被江山踹的大开,而门后的那男人被撞的后退数步摔倒在地。无数次解救人质任务,江山麻利的冲了进去,一个虎跃将正欲爬起的男人扑倒在地。一拳将刺向自己的匕首的那只胳膊打偏后,握住那只手腕猛的在地面上一磕,当啷一声脆响,那男人的匕首脱手而出。说起来麻烦,这一切发生的电光火石一般,仅仅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完成。待江山将身下男人的匕首打落后,正擦着身子的几个女生才反应过来,连声尖叫……江山双膝狠狠的压着身下男人的两只胳膊,单手掐住对方脖子,另一只手一下一下的对着这男人的脸有节奏的揍了下去。尖叫声江山充耳未闻,将压抑在心头十年的怨气一古脑的都发泄了出来。片刻过后,身下那男人的门牙被江山打落三颗,鼻梁塌陷,而脸上更是青紫的如同猪头,嘴里却含糊不轻的连声求饶。“那个,同学,别打了,再打要死人的!”江山的怨气发泄的差不多,赤红的双眼稍有回复,脸色依然苍白的厉害,听到一声甜甜的女声,声音有些怯弱。“呼!|”长长的舒了口气,江山恢复了平静。因为多年的积压,多年都未曾有这么强烈的情绪波动了。江山抬起头刚张开嘴,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身前墙角处四位的女生挤在了一起,细嫩肌肤就那么呈现在江山的眼前,使得十年记忆都是在部队未曾见过几个女人的江山呼吸一下子哽住了,呆呆的看着……四名女生中,最靠墙壁一侧的女生一脸怯弱的看着自己,乌黑柔顺的长发如一道黑瀑一般散落在肩头,遮挡住大半的胸前风光。滴滴水珠自长发上滚落胸前,自身前的沟壑划过,滑落在平坦的小腹……白嫩晶莹的肌肤,性感浑圆的肩头,纤细的脖颈……怔怔的江山呼吸不由的看的呆了。、心脏剧烈的跳动,咚咚声不绝,像是要从喉腔中冲出一般,江山口干舌燥,连忙低下头,偷偷的咽了口水,江山慌乱的起身将身下瘫软的偷窥男掐起,逃一般的退出了浴室。退出浴室的江山脸似火烧一般,饶是身经百战,却从未见识过如此场面啊,江山将偷窥男的双手背缚在身后,不顾他的痛呼,四下扫了一眼,抓起一旁盆子里的衣物,麻利的缠绑了起来。
第三章 吸烟有害健康
浴室门口处集合了一群赶来的女生,七嘴八舌的指着偷窥男骂了起来。、“臭不要脸的。还往浴室里跑!揍死他!”“真恶心!你妈洗澡时你是不是也要偷看几眼啊!”江山一阵恶寒,拽着偷窥男向着楼梯方向就走了过去。偷窥男背着双手被拉扯,踉跄着侧身被拉过去。“蹲下!别乱动!”江山手上用力一拉,将偷窥男拽到楼梯拐角处后,见偷窥男昂着下巴眯着眼看着自己,一副硬汉模样,江山眉头一紧,当当两脚踢在偷窥男的膝盖处,偷窥男扑通一声栽倒在地,痛呼连连。、“就这熊样还充当硬骨头?”江山冷冷的嘲斥道。“哇,好帅好有型!”“太有个性了,谁知道他是哪班的?”站在二楼楼梯上看热闹的女生们见到江山那麻利的动作后,都叽叽喳喳的小声议论着。浴室中赤裸的四名女生尖叫过后,两个女生捂着嘴小声的啜泣着,走出了浴室,走在最前面的女生就是被江山盯看了半天的美女,乌黑长发松散的扎在脑后杏脸桃腮长的甚是俏丽。眉如春山浅黛,眼若秋波宛转,看到江山正望着自己眸子闪过一丝惊慌。似嗔还怪的撇了江山一眼。脖子慢慢浮出一片红云。这男生刚才盯着自己的眼神好似要把自己吞下去的样子,四个人都没穿,可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单单的盯住自己,有些羞臊她粉白似玉的脸颊上漂着两片晕红。站在楼梯上正犹豫的看着江山,低垂着头不知如何是好。一身黄白色的小衬衫,白色的运动裤很是清新。胸前的双峰呼之欲出,浴室内的情形被江山闪电般的狠狠回放了一下。“没事了,浴室里别让人进去了!地上的匕首都别动,等警方来了取证时辨别指纹!”江山抬头,强自镇定的嘱咐道。“嗯,谢谢你!”那女生声音很小,说完后,见江山没什么反应的模样,转身去安慰同伴去了。造孽啊,人家四个黄花大闺女的身子就这么让自己瞧了个仔细。而让江山心底欣喜的时,四人中竟然还有两个一顶一的大美女。不过让江山不解的是,正一脸委屈,低头啜泣的却是两个相貌平平,身材平平的那两位,反观那长发美女,害羞的低头小声安慰着,而另一侧的的女生大咧咧的向江山点了下头,随即眼神锐利的看着正好似待宰的年猪一般,侧躺在地上的偷窥男,那眼神让江山不由得一颤。学校的老师们听到消息后风一样的赶来,见歹徒已经被江山制服,都大大的松了口气。“这位同学,你是哪班的?”很是欣慰没有出现大祸的校长笑起来很和蔼,站在江山面前连连点头问道。“报告……”习惯性的江山双手并在裤线,刚要报出队伍代号的江山连忙刹住,吞了口口水后,慢声说道:“高二八班,江山。”多年部队中养成的习惯,由于刚刚重生回来,还没有完全的从前生的角色中脱离出来,江山的举动惹的楼梯上看热闹的女同学咯咯直笑。“好了,好了,都散了吧。回去复习看书去!”教务处的主任走出来厉声喝道。学生怕老师,恒古未变。尤其是专管纪律风纪方面的教务处老师,这些看热闹的女生都乖溜溜的回去了宿舍。而四个当事人都站在楼梯上看着,没有离开。见老师来了,两个相貌平平的女生哭的更是惨痛,压声不住的呜呜,听的江山都生出一丝悲戚。“好了,几位同学,事情已经过去了,学校方面以后一定会严加防范,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了!多亏了这次教学楼停水了。江山同学恰巧碰到这桩子事。我们应该好好的感谢他。感谢他能挺身而出,化解了几位的危险。”校长说起话来依然演讲一般,江山心里暗自嘀咕着。奖励已经得到了。而且看的很清楚……江山心里坏坏的想着,抬眼看去,那长发美女却也嗔怪的模样偷看着自己。不谋而合,看样子她心里想的和自己一般无二。江山窘的连忙低下头,连声说道:“校长过奖了,应该的,应该的!”一旁的林熙听的哭笑不得。这臭家伙刚才一定是想到了浴室的一幕,这会竟然还说应该的……真气人!不多时,警车疾驰而来,当警察赶到,见到被扭绑在一旁不象人样的偷窥男时,表现的非常淡然。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将当事人和江山带回派出所详细了解情况。然而拽起趴在地上装死的偷窥男时,众人都一脸的惊诧模样看着江山。不明所以的江山被众人看的一头雾水,待那警察将捆绑偷窥男手腕的乳白色布条拆开换上手铐,扔在一边后,江山才发现,那是一条文胸……“呵呵……”原本正啜泣的两人见江山那恨不得用头撞墙的痛苦神情,都呵呵的笑出声来。“这位同学,能空手制服持刀的犯罪分子,身手不错啊!”在车上,坐在副驾驶的警察笑呵呵的回身对着江山说道。“不算什么!”江山淡然的回应着。“呦嘿,口气倒是一点都不谦虚呢。”那警察挑眉笑了笑,自怀里掏出烟来,给同事们散了一圈,看了看江山后,笑问道:“会抽不?”“行!”江山淡淡的说着,接了过来。“警察叔叔,你怎么能教我们同学吸烟呢?您还是警察么。”“哈哈……”车里的警察都哈哈笑着看着林熙。“上纲上线了啊!得,同学,你还是把烟还给我算了。”说着,探手就要从江山嘴里把烟卷拽走。江山用手一架,反扣住那警察的手腕,皱眉说道:“都送出来了还往回要?有这么办事的么?”那警察一愣,看着被江山扣住的手腕探手给江山点着。靠着车窗,江山望向窗外也不说话。“江山,你还是学生。怎么就学抽烟呢?”林熙见自己的话没起作用,自后座探身,红着脸侧头看着江山,细眉轻皱,轻声问道。“唔……我很早就会吸烟了!”江山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敷衍着说道。“吸烟对身体不好,尤其你现在正在长身体的时候,更不应该抽烟的。”林熙轻声的说完,或许感觉自己多事了,一耸肩,坐正了身子。一向冷淡,不多言的江山捏着烟,半晌没有反映。车内一片安静,几名女生挤在后座轻声的嘀咕着,无非就是事后的后怕和感慨……车子稳稳的停了下来,众人都没发现,江山手中的香烟早已经熄灭掉了,而剩下的半支香烟,已经被江山用手搓成了一颗圆滑无比的子弹模样……

标签: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